浏览次数:13571
 昆剧传习所
 
授艺方法,先教做功和身段不多的所谓“摆戏”,然后,再开排唱做皆重的各行本工戏。除学戏外,还规定每个学员均须兼学笛子及其他某种乐器,以增强乐感,提高识谱能力,以便有助于舞台实践。后在内部试演获成功的基础上,于民国十三年(1924)五月二十三日至二十五日,以“昆剧传习所”名义首演于上海笑舞台(《申报》报道时曾偶题为“昆曲传习所”),献演了《浣纱记·越寿、打围、拜施、分纱》,《千金记·追信、拜将》,《烂柯山·痴梦》等传统折子戏四十八折。每场并由俞振飞、项馨吾、殷震贤等著名曲家加串名剧,“嘉宾满座,蜚声扬溢”,场场爆满,盛况空前,扩大了该所在沪的影响。在此期间,穆藕初邀请挚友王慕诘先生(上海粟社曲友)为学员们题了首批艺名。该所先后共招进学员约七十名,经陆续淘汰,取得“传”字艺名者实为四十四名,以艺名最后一字的部首标志行当。“玉”字旁为小生行,有顾传玠、周传瑛、顾传琳、赵传珺、沈传球、袁传璠、史传瑜、陈传琪等八人;“草”字头为旦行,有朱传茗、张传芳、华传萍、沈传芷、姚传芗、刘传蘅、王传蕖、方传芸、沈传芹、马传菁、龚传华、陈传荑等十二人;“金”字旁为净、老生、外、副末行,有沈传锟、邵传镛、周传铮、薛传钢、金传铃、陈传镒、施传镇、郑传、倪传钺、包传铎、汪传钤、屈传钟、沈传锐、华传铨、蔡传锐等十五人;“水”字旁为副、丑行,有王传淞、顾传澜、张传湘、姚传湄、华传浩、周传沧、徐传溱、章传溶、吕传洪等九人。 

    民国十四年(1925)春起,该所又组织学员先后演出于杭州城站第一台及苏州青年会。此时,学员们已学会了二百三十余折戏,在所长孙咏雩率领下,于是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起再次赴沪在笑舞台、徐园、新世界游乐场等处实习性公演(即帮演)。沈月泉、吴义生亦随同前往,继续为学员们“踏戏”;又增聘原全福班名角陆寿卿、施桂林任教。学员们边演出、边学戏。这时,由于大家已有一定的舞台实践经验,老师们亦乐于将各行重头戏悉心相授,如《牡丹亭·拾画、叫画》,《长生殿·迎像、哭像》,《彩楼记·拾柴、泼粥》,《惊鸿记·吟诗、脱靴》,《昊天塔·五台》,《宵光剑·闹庄、救青》,《琵琶记·扫松》,《如是观·交印、刺字、秦本》等等。又陆续向蒋砚香、林树棠、林树森、王洪等京剧界前辈学习了不少保存在京剧舞台上的昆戏和吹腔武戏,不断丰富上演剧目。其时,昆剧传习所在沪的声誉日增,尤其是顾传玠、朱传茗、张传芳的生、旦戏,施传镇的老生戏,更是风靡艺坛,观众为之倾倒。此后,该所又往返演出于苏、沪之间,以实习演出的收入贴补办学经费。嗣后,穆藕初因办纱厂失利,已无经济实力支持传习所,延至民国十六年(1927)十月下旬,便将所务移交给上海实业界人士严惠宇和陶希泉两先生接办,经过一个多月的筹备,将传习所正式改组成新乐府昆班,从而结束了长达六年多的昆剧传习所的历史。 (桑毓喜,朱建明)

上一页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