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次数:5736
 徐树铮癖好昆曲的逸事
 
    徐树铮(1880—1925)是炙手可热的北洋军阀、皖系段祺瑞的心腹,军阀混战中的风云人物。不过,他早年是一个儒生,才思敏捷,文笔流畅,精于词曲。四十八位北洋大臣联署迫使清帝退位的《上隆裕太后表》,即出自他的手笔。1918年前后,他在段祺瑞内阁中任陆军次长,授上将军衔。当时曲学大师吴梅先生在北京大学主讲词曲,他十分推崇吴先生,向吴先生学唱昆曲,“有词亦必就正”(据卢前《奢摩他室逸话》)。1919年至1920年之间,他担任西北筹边使兼西北边防军总司令,很想礼聘吴梅为秘书长,吴先生作〔鹧鸪天〕词谢绝。徐树铮爱曲成癖,他喜唱净角和贴旦的曲子。尤其擅唱关公戏《单刀会》,一开口就声如洪钟。他又能吹笛,兼通鼓板。虽然是戎马倥偬,但依然不忘度曲。1919年冬他出师蒙古时,帐下带了一位笛师,名叫范金泉,晚上住在蒙古包里,犹雅兴不浅,吹笛度曲。有时跑出蒙古包,仰望着光华四射的满月正悬挂在冰冻的云天上,他忘了严寒,忘了战场,大唱《单刀赴会》,让悠扬的笛声和豪迈的曲声传播在蒙古的原野上(据徐樱《寸草悲》)。 
    1920年7月发生了直皖战争,皖系失败,段祺瑞宣布下野,徐树铮仓惶逃匿于东交民巷日本兵营里。后由日本在天津的驻屯军司令小野寺设计,把他藏在柳条箱里运出北京。他蜷屈箱中,在隆隆车声的掩盖下,竟哼唱昆曲《刀会》,从〔新水令〕“大江东去浪千叠”唱起,一直唱到车抵天津。此后流寓上海。 
    徐树铮避居上海后,退出政坛,暂时安静下来,课子读书,写字习曲。家中从苏州聘来了曲师徐惠如,一门上下都悉心学习。其女徐樱,二子审义、审交,都擅长吹笛唱曲。1922年,长子徐审义到天津完婚,婚后新媳妇王荫松随夫到上海拜见公婆。徐树铮给新媳妇的见面礼不是别的,而是亲自教她学唱两段昆曲,其一是《思凡》〔风吹荷叶煞〕(小旦唱段),其二是《错梦》〔得胜令〕(小生唱段)。新媳妇歌喉嘹亮,音色优美,居然学成而归。 
    1922年初,徐树铮曾有南国之行,并到桂林拜访了孙中山先生,于十一月回到上海。当时沪上的昆曲大家以徐凌云为首,常与俞振飞、项远村、项馨吾等在徐园曲叙,徐树铮热切地与上海曲友广泛结交,参与唱曲活动,并赋诗填词,备记盛况。1924年2月,他在徐园有〔寿楼春〕词并序,可见其填词度曲之才。今为留存史料,全引如下。〔寿楼春〕小序说:“春夜偕叔明携儿子审交,同集徐凌云宅。坐客徐静仁、俞振飞、项远村馨吾兄弟、李旭堂、徐念萱,皆曲坛巨子。乐工数人,间次以坐,当歌对酒,万情酣适。俯仰宇宙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