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次数:9174
 李释戡有关昆剧的诗篇
 
    诗人李释戡,原名汰书,字蔬畦,号宣倜。原籍福建闽县,早年留学日本,回国后久居京华,精通戏曲音律,受梅兰芳之聘,为梅氏编写新戏。梅派名剧《天女散花》、《嫦娥奔月》、《黛玉葬花》、《西施》和《洛神》等,皆出于他的手笔(齐如山参与合作)。晚年移居沪上,曾参加1956年11月在上海长江剧场举行的南北昆会演的观摩活动,写下了《观剧竹枝词》十五首、《续观剧竹枝词》十首,而未曾公布。1961年李氏在上海病逝后,梅剧团为感念他的杰出贡献,将其遗箧中的诗稿内部印行《苏堂诗拾》以作纪念。盖李氏早岁习诗,师法北宋大家苏东坡,故名其书室为“苏堂”。《诗拾》印本无多,外间甚少流传,南京大学中文系研究生班《目录学》教授陈方恪(陈寅恪胞弟)为李氏生前诗友,曾得梅剧团分惠一册。同窗侯镜昶往访,见陈师案头陈列,亟借以归,一夕而读毕。记得那年我从旁同阅,见其内容反映了现当代京、昆剧坛的各项人事活动,曾将有关南北昆会演的诗篇录下,作为昆剧研究“以诗证史”的资料。现将其中反映1956年盛会的名篇及诗注介绍一二如下: 
    (一) 描写朱传茗和张传芳合演《牡丹亭·游园》,朱扮杜丽娘,张扮春香,诗云:“朱老声名满教坊,成畦桃李竞芬芳;偶停横笛明妆倚,犹啭初莺杜丽娘。”“小婢环肥亦可人,腰支无减昔年春;教成百蝶花间起,芭蕾从翻舞态新。”当时张传芳已发福,故云“小婢环肥”,但演艺仍很灵巧,不减当年。李氏在“博硕天然一胖姑”的诗注中说:“张传芳体肥,而唱做兼胜。” 
    (二) 描写俞振飞与黄蔓耘联袂演出:“婀娜琴挑莽夜巡,刺梁弱质胆轮囷;谪仙沉醉春风笔,自写昭阳殿里人。”诗注云:“《琴挑》、《夜巡》、《刺梁》、《醉写》、《惊鸿记》、《贩马记》诸剧,振飞恒与其夫人黄蔓耘合演。” 
    (三) 会演期间,浙江昆苏剧团曾再次演出《十五贯》,李氏赋诗云:“翻新一曲况青天,昆弋中兴赖善传(诗注“昆曲传习所诸子”);绝唱渭城流响日,旧人谁数沈双泉。”诗注云:“曩全福班生行沈月泉、丑行沈斌泉,各怀绝技。” 
    (四) 合写北昆韩世昌、白云生和南昆俞振飞、徐凌云:“韩白齐名出水磨,赵吴遗韵得偏多;江南俞五今公瑾,城北徐君老伏波。”赵吴是指韩、白的老师赵子敬和吴梅。 
    另外,《苏堂诗拾》中还有题咏1957年12月上海市戏曲学校“昆大班”在大众剧场演出的《再续观剧竹枝词》七绝五首,其中有云:“百花点将久无声,受吐湖楼剧有情;旧管新收皆可喜,成蹊桃李见经营。”诗注云:“俞振飞、言慧珠率戏校诸生合演《赠剑》、《花魁》诸剧。”按:《赠剑》出于《百花记》,《湖楼受吐》出于《占花魁》。这首诗反映了俞、言两位校长“经营”得法,昆剧事业后继有人,早在1957年已显现桃李成蹊的可喜景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