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次数:3335
 永昆器乐曲牌
 

永昆后台分文场、武场,温州艺人称之为“文堂”、“武堂”。

早期温昆(永昆)曾和温州乱弹合班。温州乱弹班包括高腔、昆腔、乱弹、徽调、滩簧、时调等六种声腔,永昆排在第二而作为主要声腔,因长时间同台演出,故兼用其它器乐牌子。又自同福班成立至永嘉昆剧团,先后一百三十年左右,大小剧目数以百计,曲牌特多,故永昆的器乐曲牌和打击乐在中国民族戏曲百花园中独树一帜。

永昆的器乐曲牌,有来源于唱腔的大字牌子,如[风入松]、[六么令]、[玉芙蓉]、[锦堂月]、[普天乐]、[川拨棹]、[香柳娘]、[番竹马]、[青云才子]、[泣颜回]等。有来自明清小曲,如[五更转]、[傍妆台]、[四大景]、[寄生草]等。也有吸收其它剧种或直接取自民间乐曲,如[汉东山]、[大八板]、[百家春]、[孔雀开屏]、[双凤舞]等。又有来自道释教中的宗教音乐,如[三宝赞]、[七星赞]、[佛前灯]等。

永昆唱腔曲牌宫调齐全,每一种宫调的唱腔皆配置有与之相应的器乐曲牌。如唢呐过场就有[上字过场]、[尺调过场]、[小工过场]、[角调过场]、[中指过场]、[正宫过场]、[乙字过场]等名目。永昆唢呐牌子用两支以筒音为“G”的同音高唢呐吹奏(过去亦有用两支以筒音为“F”的同音高唢呐吹奏的,演出时只能取其一种,见后附《两种唢呐调法表》)。由于乐器音域的局限,筒音的变换会造成乐曲进行中的大小音程易位,因而形成各调的特殊风格。

永昆曲牌以曲笛定调,筒音为“A”。六孔(吹孔、膜孔、后出音孔均不计算在内),每孔之间距离相等,俗称平均孔笛,以管色次序排列:第一孔作宫为上字调,第二孔作宫为尺字调,第三孔作宫为小工调,第四孔作宫为凡字调,第五孔作宫为六字调,第六孔作宫为正宫调,筒音作宫为乙字调,和苏昆曲笛形制完全相同。在乐队中除担任唱腔伴奏外,亦为器乐部分丝竹曲牌(或称横笛曲牌)的主奏乐器。丝竹曲牌和唢呐曲牌均随唱腔定调。

器乐曲牌在排场运用方面一般都有相对固定的程式,以下列器乐牌子为例,阐明其在各种场面的运用,如:写书叙旧多用[急三枪]、[一封书];站门摆对多用[慢过场]、[柳摇金];发兵点将多用[泣颜回]、[风入松];行路过场多用[普天乐]、[六么令];行军演阵多用[醉太平]、[将军令];状元游街多用[排歌序]、[状元歌];天子上场多用[朝天子]、[水龙吟];将帅登台、大王排山多用[粉蝶儿]、[点绛唇];比武夺魁多用[龙虎斗]、[青锋剑];行船乘舟多用[大浪头]、[拉勇阵];紧急行路、仓皇逃窜多用[水底鱼]、[香柳娘]; 耍龙舞狮多用[滚蛟龙]、[狮子序];孩童戏耍多用[大八板]、[小朋友];宫廷乐舞多用[到春来]、[双凤舞];洞房花烛多用[小过场]、[万年欢];游春踏青多用[春光好]、[美最时];加官送子多用[百家春]、[柳青娘];生离死别多用[小桃红]、[哭相思];久别重逢多用[三朵花]、[园林好];佛事道场多用[佛前灯]、[三宝赞]等等。以上数例为艺人们历来对器乐牌子运用的基本规例,在演出过程中亦可根据剧情的需要灵活运用。

潘好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