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次数:9852
 白先勇:情便是青春的
 

                          

                           

                            

  2005年春,白先勇带着他的青春版昆曲《牡丹亭》在北大上演,被媒体和大学生团团包围,68岁的老人,登台演讲之风度,被称为“犹如翻版宝玉”;而自2004年5月,由他担任制作人的青春版昆曲《牡丹亭》在台北国际大剧院登台演出的那一刻起,世人仿佛忘却了他的所有身份,唯称他为“昆曲的义工”。但他出身将门——乃国民党桂系军阀首领之一白崇禧的儿子;到最后,他褪掉了父亲所有的影子,成为中国当代文学大家。致力于“优美作品之发现和评审”的旅美学者夏志清,更赞誉他为“当代中国短篇小说家中的奇才,五四以来,艺术成就上能与他匹敌的,从鲁迅到张爱玲,五六人而已”。

  2009年9月24日~26日,青春版昆曲《牡丹亭》将首度登陆广州的大剧场,在黄花岗剧院以9个小时三晚的时间演出全本,而为它奔走7年的“义工”白先勇,却迈过了自己的古稀之年,并承受了7年的体力与精力之耗,血压升高,动了心脏手术,隐居在他加州圣芭芭拉的“隐谷”里,不能出席。本报记者因远隔重洋,也只能在纸上的对话里,走进白先勇的世界。

  文/本报记者 龙迎春

  演员:天意垂青

  “那么浪漫的一个故事,演九个小时,台上面两个人不美的话怎么看?那怎么行啊。所以我想这是要选两个,一对金童玉女。”

  记者:苏昆的蔡少华院长说,请您去做《牡丹亭》的制作人,是他“蓄谋的”?

  白先勇:2002年下半年,我在香港讲座,演讲的题目是《中国古典文学中的男欢女爱——昆曲的审美》,是讲给中学生听,要讲两个小时,讲两次,1500个中学生,我说我一直都在教大学,没教过中学,中学生来听这个昆曲,而且要坐两个钟头不容易,要示范演出,我就去找了四个演员,他们刚好给我找了苏昆,有一班的小兰花班四个青年演员来。我没接触过年轻的昆曲演员,当时也有些担心,但示范一开始,我就发现美得不得了,中学生两个钟头也坐下来了,虽然他们从来没听过昆曲。后来,苏昆才找我,想跟我合作一起做昆曲。再后来,蔡少华才跟我说,当时他们让小兰花班的演员来,是有意的,知道我担心,但是也知道,肯定会有效果,年轻的演员才会有年轻的观众。

  记者:后来《牡丹亭》的两个主角都在这次示范表演里吗?在一开始就是想做青春版的概念?

  白先勇:这个演员,也是巧,也是天意垂青。示范演出中间那个男主角俞玖林,我挑了几折戏,刚好演《惊梦》这一折,他一扮,我一看就觉得这个年轻演员可以,因为他的形貌很像,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