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次数:3106
 抄本《花天尘梦录》中的昆曲史料
 

首都图书馆藏手抄本《花天尘梦录》(索书号戊、9),一函二册。原为马彦祥所藏,首页有“马二”、“马彦祥”印,末页有“马氏大雅堂藏”印,正文中有少量红色圈点和眉批。全书包括《凤城花史》正续编三卷、《呓馀丛记》一卷、《评花韵语》正续编四卷、《燕台花镜录》(目录题“燕台花镜录”,正文题“燕台花镜诗”)一卷,共九卷,约五万馀文。

  自乾隆末年出现记载伶人事迹的《燕兰小谱》后,类似的花谱类著作不断出现,这些花谱当时不过是类似娱乐指南,或是带有吹捧倾向的戏评,在今天却是了解清末戏曲发展变迁的重要参考资料。《花天尘梦录》是道光时期的一部花谱,相比较其他一些语焉不详、陈词滥调的同类著作,这部书记载伶人事迹及其擅演剧目都很详细,作者对伶人的评论更关注“艺”而非仅仅是“色”,评价也很中肯,所以对我们研究道光时期戏曲发展的状况,特别是昆曲和花部消长的情形非常有帮助。

  此书虽然偶尔被提及或为研究者所征引,但因为是抄本,比较罕见,其重要价值仍没有得到学界的重视。本文主要从“昆曲史料”的角度,对这部重要的花谱做一个梳理绍介。

  一、《花天尘梦录》的作者及撰述时间

  《花天尘梦录》卷前有作者的题词、例言、序文四篇,皆署种芝山馆主人,则种芝山馆主人即本书作者,真实姓名不可考。据序文称“予丙戌春初上公车,年二十有五”,其人当生于嘉庆七年(1802)。从道光六年(1826)初上公车,“春明屡上,毷氉为常”,在科举之路上屡战屡败。下第后浪游山川,教书糊口。丙申岁,道光十六年(1836)下第后,曾滞留都门,“于歌舞丛中薄有所识”,这是他关注伶人事迹和演剧的开始。

  戊戌岁,即道光十八年(1838)又赴京考试,对于两年前熟悉的伶人,已有“风流云散之嗟”,因此想到数载之后再来京都,则“异日燕市听歌,定知燕燕莺莺都非旧侣”,为了记载下自己熟悉的伶人事迹,作为雪泥鸿爪之纪念,开始撰写《凤城花史》(分上下编两卷),这也是种芝山馆主人写的第一部花谱。癸卯年(道光二十三年,1843)秋天,作者又来到京师,“友人辄以续编为请,因就近所得见,随时登记,逾一载而成帙”,这就是写成于乙巳年(道光二十五年,1845)的《凤城花史》续编(一卷),但续编一直到第二年才“抄定成帙”,所以阑入丙午年事。《凤城花史》正续编三卷,前两卷记载道光六年至十八年的伶人,后一卷记载道光十八年至二十六年的伶人。所载伶人皆“数年来余所及见为断,聊以传信,亦以自娱”,作者虽然抱着自娱的态度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