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次数:165
 风雅总督 吴棠引昆曲班入川留一地残败
 

来源:华西都市报


  这里曾经是川剧著名戏班三庆会演出的旧址。

位于华兴街的悦来茶馆。

晚清四川十大总督
之三
人物简介
  吴棠(1813-1876年),字仲宣,号棣华,江苏省淮安市盱眙县三界市人(今安徽省明光市三界镇老三界行政村)。吴棠是清朝镇压捻军最著名的地方守令之一,因守城有功,政绩卓著,于咸丰十年补徐海道,旋授徐海道员。咸丰十一年擢江宁布政使,同治二年实授漕运总督,1864年署江苏巡抚,次年署理两广总督。同治七年调任四川总督,后署成都将军。光绪元年因病奏请开缺,二年正月奉上谕准其开缺。光绪二年病逝于安徽滁县(今滁州)西大街吴公馆。著有《望三益斋诗文钞》、《望三益斋存稿》,现藏南京图书馆古籍部。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惊觉相思不露,原来只因已入骨。2017年7月29日,成都市文化馆,浸润于江南的吴侬软语中,就像一场隔世幻梦。《牡丹亭-游园惊梦》片段,于7月29日、30日,分别在成都市文化馆和蒲江明月村上演。这是苏州昆剧院的成都之行,一袭水袖丹衣,一曲醉人惊梦。昆曲入川,牡丹亭下一缕芳魂,已悄然穿越149年。1868年,四川总督吴棠,携一班昆曲科生入川,“舒颐班”就成官场享乐之消遣。可惜,川人不谙吴语,久而生厌。1911年后,舒颐班因难以为继而解体星散,名角周辅臣、苏一凤改搭川班。风雅川督吴棠,引一段梨园佳话,却留一段残败苍凉。
抄手总督/
上午处理公事 下午看戏玩音乐
  成都的7月,天气从未这般诡异和暴热。
  一到傍晚,阴沉的云卷着密密的黑,压抑着空气,不时伴随惊雷和闪电。
  红星路二段70号楼顶,有一丝风,但俯瞰华兴街口的悦来茶园,说不出的沉闷。
  四周高楼林立,悦来茶园和锦江剧场,谦卑地伫立于灯火繁华之中,显得渺小。
  小,是地表上的视角意义,但它的内里别有韵致。
  吴棠的官家戏班——舒颐班,最后的命运终结于此。如今的悦来茶园内堂,还竖立着这段历史的见证:“三庆会旧址”的雕花木刻。
  拜雅特在《隐之书》中说,“如果待在你炽热的光里太久,我一定会枯竭,然后渐渐逝去。”
  如果把这句话定义为舒颐班和吴棠的隐喻,它就包含着戏剧的生长哲理,没有合适的生存语境,任何灿烂的艺术都会枯萎。
  吴棠入川,恰逢四川的安乐之年。
  前任总督骆秉章剿匪肃贪,四民乐业,吏治清明。吴棠自谓才识难比骆公,凡事墨守陈规,不作更改。
  清末周询《蜀海丛谈》中记载的吴棠,把自己定义为风宪官,“一省政权,应出自藩、臬两司,总督监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