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次数:215
 昆曲《长安雪》:古代文人的“三岔口”
 

来源:澎湃新闻

编者按:在刚刚闭幕的第十九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扶青计划”中,共有三部戏曲类委约作品。其中,昆曲《长安雪》是唯一一部完全原创作品。主创团队都是清一色年轻人。作品展现了青年昆曲一代的新生力量,也对昆曲叙事有了新尝试。


《长安雪》剧照。

《长安雪》通过昆曲典丽的文辞,通过才子佳人的传奇故事,通过两性间权力的角逐,通过长安城与终南山的背景设定,隐隐见出中国古代文人逃不过的“三岔口”:做官,归隐和修仙。进退维谷,徘徊不前。

人设:花妖与书生

书生与花妖,这样的人设从闺阁贪欢的缱绻戏开始,就显出跳脱与活泼。书生与天仙、狐仙、河蚌姑娘、女鬼的温柔戏码,就是古代男性对女性期待的总和:红袖添香、温柔性感还要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其实何止古代呢?新近上映的各大科幻电影里男性给自己找的理想伴侣——女机器人也是一样,随着使用者的需求随时变换造型和功能,一切为男性服务。


《长安雪》剧照

而《长安雪》里的女性形象显然更具有现代性。首先在法力上,这花妖“草木之身,天地之灵”,算是一块资质上品的璞玉。有趣在于,这花妖本无名无姓,亦不知人间情为何物。书生李山甫先是给花妖命名为“罗娘”(颇像贾宝玉给袭人起名字),用人间之法雕琢这块璞玉——教会她人间有“结发情”、“白头约”这回事,还将为人处世的权术也一一向花妖介绍和炫耀。按理说花妖应该是书生定制版的“机器人”。然而 “定制爱人”却在这个过程中将人间情感一并领受,并以此来规划自己的生命,说话办事渐渐比书生更有人情味,甚至最后不惜用千年修道之身变作肉胎凡身营救书生性命。可以说,这是“妖”自觉学习成为“人”的过程。


《长安雪》剧照

然而花妖一次次发现:书生的一切“雕琢”和“教学”不过是哄骗,几经来去,希望落空。已经习得了人间情爱的花妖不知此番滋味如何?是否还能做一株空着心肠的草木呢?


《长安雪》剧照

能量:角逐与流动

《长安雪》不同于传统生旦对戏,两人的关系充满了角逐和能量的流动。李山甫唯一的渴望就是成功,罗娘却只愿相守。双方预期的落差形成了剧中许许多多微妙的角逐。仿佛共同进入了一个迷宫,男人的每一步骤里都精密得像是机械仪器,这个计划里唯独没有女人。这个女性却因着她的超自然能力,每每与这个男人相遇,成为他的镜子,照见他的懦弱、贪婪、无情。


《长安雪》剧照

两人第一次出场还在温存中,因为访贤之人到了,李山甫竟然口中不舍,手却开门,这一微妙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