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次数:859
 “候鸟老人”玩出新花样:拜访老茶王 探究昆曲发源地
 
的架势了。

探访昆曲发源地

“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这段昆曲《牡丹亭·游园》里的唱词,薛阿姨不知唱了多少遍,真可以说是百唱不厌。现在,昆曲过分雕琢的歌词、过分悠长的演唱、过分缓慢的节奏让普通观众,特别是年轻观众觉得太磨叽,但薛阿姨就是痴迷昆曲的这份舒缓和精致。

“你不学,不知道昆曲的美。昆曲唱腔柔润婉转、念白儒雅、表演细腻,加上精致的服饰和布景,可以说各个方面都达到了戏曲的最高境界。要不,它怎么称为‘百戏之祖,百戏之师’呢。”薛阿姨原来在工作的时候,就有一股“要么不做,要做,就一定做好”的劲头,现在她又把这股劲儿用在了学昆曲上。

为了学昆曲,她最近还在苏州租了房,深入到昆曲的发源地感受滋养昆曲的这份土壤。“我在网上看视频的时候,知道了一个苏州大学的老师,深深被他的修为所折服,就联系他,想和他学昆曲。老师很高兴有人和他学昆曲,但平时很忙嘛,只有寒暑假有时间,正巧我没什么事儿,机会难得,就提前过来了,一方面到昆曲博物馆、昆曲茶社转转,多了解一些昆曲的背景;另一方面,苏州是我最喜欢的城市之一,很享受这里的生活和情调,就算到苏州过冬吧。”

薛阿姨说她本来也是“候鸟一族”,但过冬的选址不局限在三亚、北海等南方城市。“山水、空气当然很重要,但我更看中当地的人文素养、文化传统,是不是和我追求的心灵安息之处相契合。也就是说,我把养老的文化生态环境放在第一位,把优质的自然资源排在第二位。当然,每个老人看中的东西不一样,选址的过冬之地也不一样,但这样才是正常的,才会百花齐放,而不会扎堆儿成为‘新一景’。”薛阿姨这样说。

 

上一页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