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次数:1955
 不能被忘记的昆曲大师
 
墨于生旦间细腻的互动,是一个人物彼此产生默契与共鸣的过程。柳继雁的演出,乍看之下,更多是对一位老者的纪念。但随着演出的进行,我很快被这位大师细腻温婉的气质所倾倒:貌似平平淡淡,实则扣人心弦,仿佛光芒敛尽,又总是“润物细无声”。另一个极端,就是沈世华年轻时演出的《游园》。这一折,几乎人人都演,现象级演出(华文漪倾倒众生的演出,或是张继青尽态极妍,又复归端庄内蕴的表现,诸如此类,才当得起现象级地位)却十分罕见。沈世华年轻时,正是与她们并称为“南方昆曲三名旦”,她的《游园》也确实可以同她们鼎足而三。她的演法如此活泼,对于闺门旦而言几乎太“生动”了些,和我们的常识有差距,但由此产生的飘逸玲珑的效果,可能是任何演员都无法重现的。这样两位大师,在黄金年代没有留下很多录像、录音真是太遗憾了!上海大剧院、东方艺术中心都成就过此类大师版的演出,不知能否再有后续,让人们不必远赴昆山,即可再一次躬逢其盛?

上一页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