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次数:1176
 秦淮八艳皆为昆曲名伶
 
稿件来源:金陵晚报  

 ▲《南都繁会图》局部

    今年已是昆曲被评为世界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第十八个年头,而昆曲之所以曾经十分辉煌,成为风靡大江南北的国剧,与南京密不可分。昆山腔开始只是民间的清曲、小唱。其流布区域,开始只限于苏州一带,到了万历年间,便以苏州为中心扩展到长江以南和钱塘江以北各地,万历末年还流入北京。这样昆山腔便成为明代中叶至清代中叶影响最大的声腔剧种(以此算大约距今四百多年)。

  朱元璋推波助澜

  元末明初,弋阳腔、海盐腔、余姚腔、昆山腔等各种声腔并举,是什么原因令昆山腔脱颖而出呢?不能不说跟明朝的开国皇帝朱元璋有关。
  昆山老寿星周寿谊因历经宋、元、明三代,仍“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且能远足,比八十来岁的儿子体力还好,于是被明太祖召见。史书上记载。朱问:“闻昆山腔甚嘉,尔亦能讴否?”周老先生也不怯场,上来就唱了一曲《月子弯弯照九州》,朱赞“此曲甚雅矣”。皇上的嘉许,自然令昆山腔备受追捧。朱元璋在皇宫中设立了专门的演出机构教坊司,还在秦淮河南岸建造倡优聚居的“富乐院”。1394年,朱元璋在南京建造了16座公共戏台。传朱元璋每天都要欣赏《琵琶记》。据徐渭《南词叙录》载:朱元璋读了该剧竟然说:“五经、四书,布帛、菽粟也,家家皆有;高明《琵琶记》如山珍、海错,富贵家不可无。”直到明成祖朱棣迁都北京,仍在南京保留了中央六部和“南教坊司”,为昆曲后来风靡全国提供了土壤。

  对台戏传为佳话

  据明代大学问家顾起元记载:“南都万历年以前,公侯与缙绅及富家,小集用散乐”,“大会则用南戏”,唱弋阳腔海盐腔,但进入万历时,却变为尽唱昆曲:“今又有昆山,校海盐又为清柔而婉折,一字之长,延至数息。士大夫禀心房之精,糜然从好。”从明隆庆、万历之交到清嘉庆初年,昆曲辉煌了两三百年,被称为“第一声腔”剧种。
  明神宗万历年间,昆曲在“南都”已经相当流行。当时南京的职业昆班多达数十个,其中“兴化部”和“华林部”最负盛名。据后来昆曲名据《桃花扇》的主人公侯方域《马伶传》记载:有一回,从安徽新安来的富商在南京特地邀请两班唱对台戏,同时演出《鸣凤记》,还让观众参与评比,明显有着打擂的意思。兴化班扮严嵩的净角马伶,慢慢发觉自己的技艺远不及华林班扮严嵩的李伶,便自觉地悄然退场,且离开了南京。
  他这一去竟有三年。三年后重返南京,邀请华林班再赛。这一次,他举手投足惟妙惟肖,赢得喝彩无数,结果大获全胜,令李伶折服。原来,马伶此去竟是奔赴京城某相国(传其个性风格颇似严嵩)家,“求为其门卒三年”,像卧底一样潜伏,用心揣摩学习主人的举手投足。故事谜底揭开后,马伶的戏外功夫亦传为佳话。

  八艳皆为名伶

  时至清朝,“李渔家班”、“曹寅家班”等专业昆班名扬全国。而彼时秦淮河畔,一边歌伶,一边书生,亦故事不断。
  明代所绘的《南都繁会图》与余怀的《板桥杂记》都有明清两代秦淮河房演出昆曲的记录。而著名的秦淮八艳同时也都是昆曲名伶。要知道,她们不仅仅只是唱些散曲,演几出折子戏,而是彩扮盛装之后主演整出大戏。
  位居秦淮八艳之首的马湘兰不仅能写会画,画得一手好兰花。而且她通音律,擅歌舞,且为昆曲的编剧与导演。她写有《三生传玉簪记》,还能带领手下演出《西厢记全本》,并带出了许多得其真传的弟子。文人雅士喜欢观赏她演出昆曲,她也因此而闻名。
  “冲冠一怒为红颜”中的陈圆圆此前亦因昆曲名冠一时。18岁时,她就在秦淮河边彩妆演出,扮相美唱亦佳。名士邹枢说其“演西厢,扮贴旦红娘脚色。体态倾靡,说白便巧,曲尽萧寺当年情绪。”钮琇《觚剩》卷四《燕觚》亦记载“有名妓陈圆圆者……每一登场,花明雪艳,独出冠时,观者魂断。”传说有一次,名诗人吴梅村看望知县杨永言。杨永言邀陈圆圆来唱堂会,吴梅村于是点唱在当时很走红的《浣纱记》。因事先没有准备。陈圆圆用棉筋纸+浆糊,点染裁制成了一套西施服装。台下人赞不绝口。台上人却胆战心惊、浑身是汗。吴梅村辞别之后,杨永言才知原委,他笑道:“以后再也不能做这种‘搭浆’的事情了!”
  其他八艳诸如李香君也擅长演“临川四梦”、《琵琶记》,顾媚与董小宛则能合演《西厢记》等。
  昆曲三大经典传奇《牡丹亭》《长生殿》和《桃花扇》其实每一部都与南京有关。《牡丹亭》女主角原型脱胎于汤显祖在南京的一个梦,《长生殿》 作者洪昇曾为曹寅的座上宾,《桃花扇》 作者孔尚任更在南京多处实地采访。南京堪称昆曲重镇。 肖林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