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次数:1001
 “昆曲义工”白先勇
 

倾心浇灌最美“牡丹花”
“昆曲义工”白先勇
朱渊

      自9岁随家人在上海美琪大戏院观看了梅兰芳和俞振飞的《游园惊梦》,那支《皂罗袍》的曲子便如唱机里循环播放的老唱片,带着昆曲难以描摹之美恒久盘旋在白先勇的生命里。如果说,白先勇的前半生是以小说家的身份活在文学爱好者的视野里,那么他的后半生,则义无反顾地投身中国古老昆曲的现代传播,以“义工”之名倾心浇灌他眼中“栽在中国人后院里最美的那朵牡丹花。”   

      为昆曲,白先勇学当制作人,青春版《牡丹亭》之后,有了《玉簪记》,然后是《白罗衫》,再到半月前才在北京首演的《义侠记》。一部又一部不自觉带入白先勇的现代审美理念的作品,自然而然地形成了他的昆曲新美学。为昆曲,白先勇飞遍全球在各大高校宣讲,以他自身的号召力和影响力不遗余力地推广中国昆曲的美和中国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白先勇曾不止一次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其实对文化认同的渴求,每一代都是共通的。”在他看来,中国文化,除了故宫博物院里那些静态的宝贝之外,更有活在舞台上的戏曲瑰宝,“我希望我们能有自己的一套哲学,一套沉静的东西。”   

  本报记者 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