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次数:52360
 《牡丹亭》
 
放,它就得儿一飞,飞到何知州衙内去了。

  (末)胡说,此乃兴也。

  (贴)兴个甚么介?

  (末)兴者,起也。起那等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说得是那幽闲女子,有那等君子,好好的来求他。

  (贴)为何要好好的求他介?

  (末)多嘴哩。

  (旦)师父,依注解书,学生自会。但把《诗经》大意,敷演一番。

  (末)听讲。

  【掉角儿】(末)论《六经》,《诗经》最葩,闺门内许多风雅:有指证,姜嫄产哇;不嫉妒,后妃贤达。有风有化,宜室宜家。

  (旦)这经文有多少?

  (末)《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没多些,只“无邪”两字,付与儿家。

  (贴)小姐,我要出恭了。

  (旦)要对先生说的。

  (贴)出恭还要对先生说啊。先生,学生领出恭签。

  (末)你来得几时就要出恭?

  (贴)人家来了半日。

  (末)不许去。

  (贴)急得紧。

  (末)去去就来。

  (贴)晓得。(贴下)

  (旦)敢问师母尊年?

  (末)目下平头六十。

  (旦)学生待绣对鞋儿上寿,请个样儿。

  (末)生受你了。依《孟子》上样儿,做个“不知足而为屦”罢。

  (贴笑介)小姐,小姐我们只管在此读书,原来后边有座大花园。桃红柳绿,好耍子哩。

  (末)春香,不攻书,花园去。待俺取荆条来。

  (贴)先生你取荆条做什么?

  (末)打你呀。

  (贴)打我啊。

  【前腔】女郎行、那里应文科判衙? 止不过识字儿书涂嫩鸦。

  (末起介)古人读书,有囊萤的,趁月亮的。

  (贴)待映月,耀蟾蜍眼花;待囊萤,把虫蚁儿活支煞。

  (末)悬梁、刺股呢?

  (贴)比似你悬了梁,损头发;刺了股,添疤痆。有甚光华!

  (内叫卖花介)

  (贴)小姐,听一声声卖花,把读书声差。

  (末)春香,你三番两次引逗小姐,我真个要打了。

  (贴)先生你真个要打么?

  (末)伸出手来。

  (末作打介)哎也!

  (贴闪介,贴抢荆条投地介)

  (末)我要辞馆不教了。

  (旦)先生看他初犯,容学生责认于他。

  (末)好,你去责认于他。

  (旦)死丫头,唐突了先生,快跪下。

  (贴跪介)小姐。

  (打介,贴作假哭介)

  (旦)跪下

  (贴)小姐。

  【前腔】手不许把秋千索拿,脚不许把花园路踏。则问你几丝儿头发,几条背花?

  敢也怕些些夫人堂上那些家法。

  (末)好了,好了,不要打了。

  (旦)下次可敢了。

  (贴)下次是再也不敢的了。

  (末)饶你这一遭儿。还不起来。

  (贴起介)

  (末)女学生,你们功课完了,方可回衙。咱和公相闲话去。

  【绕地游】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