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次数:27757
 七、分化瓦解日趋衰败
 

太平天国时期的昆曲

    太平天国时期的昆曲很少引起人们的关注,胡忌曾对此作过专门的研究,认为从时间和地域来说,太平天国的革命运动对昆曲发生过相当大的影响。太平天国革命从道光末咸丰初(1851年)金田村起义,在咸丰三年(1853年)就建立天京政权,同治三年(1864年)天京沦陷,最后在同治七年(1868年)被清军覆灭,前后坚持武装斗争达十八年。太平军与清军交战的主线从广西到湖南,转战湖北、江西、安徽、江苏、浙江等地,而后又有北伐西征,后期的重心又在江南一带,而这正是昆曲活动的中心区域。由此,不妨从随军昆曲和江南昆曲两方面来认识。
    太平军多是广西人,对昆曲不甚熟悉,由于军事的需要,所以对三国戏和水浒戏很感兴趣,在军中和驻地常有这类戏的演出。太平军“皆尚戏剧”,而且在军中设置了随军戏班,直接为军事、政治服务,多半是徽班。据清李圭《思痛记》和王韬《瓮牖余谈》,其随军戏班“伶多皖人”,“于池州得戏班衣服器具数十箱,回金陵,乃招优伶装演,筑台于清凉山大树下,东王观之甚喜”。李洪春《京剧长谈》中曾谈到太平军的科班,如英王陈玉成在军中成立的“同春班”。同春班的少年艺伶,由著名艺人授戏,他们学戏、演戏,还要随军出征。他们的演戏除慰劳将士、鼓舞斗志外,还要向驻地民众宣传太平天国的革命,所演的戏就与一般戏班不一样,也跳“加官戏”,宣传的却是“上帝降福”、“天国万岁”、“忠勇永固”、“义气常存”等思想。
    同春班重视生、净、丑,不重旦。在班中有著名的教师“江北三七”,即文武老生兼净老孟七、大武生任七和架子花脸张七,皆文武双全,又有擅演马超的夏奎章和擅演关羽昆乱不挡的王鸿寿。据说还有著名的昆丑杨鸣玉,也曾在同春班演戏。军中昆曲基本上是徽班中的昆曲,如关公戏,《斩熊虎》唱昆曲,《走范阳》唱二黄,《桃园结义》唱西皮,《封金挑袍》、《古城训弟》则唱吹腔。太平天国后期还编演过全本昆曲,如老孟七、周来奎、王鸿寿合作的连台本戏《洪杨传》,共四十本。他们随编随演,随演随编,以革命军的真人真事为素材,叙演创业的艰难。剧中人物不勾脸,不挂髯口,着装与生活同,全剧用昆曲唱,唱词通俗,武打精彩,纯是武术套数。该剧随着太平天国的失败而消亡,据说后来在江浙一带流行的《铁公鸡》,就是根据《洪杨传》歪曲改编的。
    太平天国后期,在苏州忠王府曾有过一个戏班,能按昆曲传统演唱昆曲。据清谢绥之《燐血丛钞》,忠王李秀成之子静轩,欣赏苏州女优,“令忠府典采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