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次数:21186
 五、进入折子戏的时代
 

雍正、乾隆年禁外官置备家班

    这一时期,清皇朝的中央集权统治进一步加强,在保持满洲mjn贵族统治地位的前提下,笼络汉族官僚士大夫,在中央机构实行满汉复职制度,地方知府以下官吏主要由汉族充当,进一步完善科举制度,但是对官吏,特别是对汉族官吏和士子的管束更为严厉,文武生员如有赌博挟妓者,从严究治,比常人罪加一等。雍正即位后“整纲纪”,于雍正二年(1724年)就“禁外官畜养优伶”,“家有优伶,即非好官,着督抚不时访查”,凡现任官僚不得置备家庭戏班。雍正七年(1729年)革除教坊,改设“和声署”,以“廓清宇宙”。可是乾隆年间,又有“买歌童之事”发生,所以乾隆三十四年(1769年)又重申禁令,《高宗实录》记载谕旨曰:“联恭阅皇考谕旨,有伤禁外官畜养优伶之事。圣训周详,恐其耗费多金,废弛公务,甚且夤缘生事,救督抚不时防查纠参,虽一二人,亦不可徇隐……若再不知警悟,甘蹈罪愆,非特国法难宽,亦为天鉴所不容矣。”禁令虽针对任官,然缙绅士大夫亦有所收敛,置备家班的明显减少了。《清稗类钞》曰:“雍、乾间,士夫相戒演剧,且禁蓄声伎。至于今日,则绝无仅有矣。”清《锡金识小录》亦说:“本朝乡绅,较前明远胜……未为有害如前明之沈酣声色,广取艳妓妖童者无有也。”
    禁令虽严,但禁任官不禁缙绅士大夫,禁官吏家班不禁演戏,演剧之风仍很兴盛。官吏家班被遣散,人数不少,大多加入到民间职业戏班,且那时候北京、苏州等地已有戏馆,尤其在苏州,“不论城内城外,遍开戏园,集游惰之民,昼夜不绝,男女混杂”,民间演剧随戏园的发展而更趋旺盛,大吏豪富也兴起叫“堂会”的风俗。乾隆南巡时,两淮盐务也“例蓄花雅两部,以备清唱”。雍正朝不过十三年,禁官吏家班之令对昆曲的发展并未有多大的影响,只是自此以后家庭戏班日益减少,而民间的职业戏班却得到了大发展的机遇。

昆曲创作的末路和清宫大戏

    自康熙末经雍正朝到乾隆年,再也没有出现清初的苏州派剧作家群体和康熙年间的“南洪北孔”昆曲传奇的创作高潮,实际上从康熙中叶开始,传奇创作已经在走下坡路了。雍正、乾隆年间,昆曲传奇的创作无外乎两种倾向:一是粉饰太平的“供御”之作,二是脱离生活、脱离群众、脱离时代的“风雅”之作。这两种倾向,势必走入穷途末路。这时期,大多数作家作品并没有多少价值,而稍有可观的如夏纶、张坚、黄之隽、金兆燕、李斗等诸剧作亦为少数,而唐英、杨潮观、蒋士铨、沈起凤等作家作品,在当时影响较大。自这时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