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次数:30581
 三、两京江南演剧成风
 

继续以苏州为中心流布全国

    天启、崇祯年间,苏州周边地区的江浙两省的市镇户口和经济得到了很大的发展,该地区的昆曲原来就非常普及,至明末演出更为繁荣。而在北方和中原地区,战争不断,东北满洲贵族发动侵明战争,直迫北京,农民起义军风起云涌,北方和中原地区的地主富商、学士文人纷纷逃亡到江南地区,特别是到南京和苏州等地。他们来到江南,继续追求奢侈的享乐生活,这也是明末江南地区昆曲空前繁荣的原因之一。
    本来就是昆曲中心的苏州,这时期家班与职业戏班林立,剧作家和清曲家辈出,唱曲演剧风气依旧旺盛。虽然那时百姓日益贫困,但官僚、士大夫、地主、富商追求奢侈享乐乃日甚一日,他们大多置有昆曲家班,日以征歌为事。就是在民间,观剧风俗如故。每至四五月间,戏班名角,出行乘马乘轿,一出戏十余金还嫌少,在戏房索人参汤喝。这种现象也是由富豪南下竞聘名伶演剧造成的。清钮琇《觚賸》说:“明崇祯末,流氛日炽,秦豫之间,关城失守,燕都震动。而大江以南,阻于天堑,民物晏如,方极声色之娱,吴门尤盛。”
    事实上,天启、崇祯年间,作为留都的南京成了昆曲的中心。那时的南京“真欲界之仙都,升平之乐国也”。北方的巨富十来其九,“秦淮灯火不绝,歌舞之声相闻”,在秦淮旧院大多教小鬓学梨园子弟唱曲演戏娱客,每至暮夜,灯火竞辉,羯鼓琵琶声与金缕红牙声由里巷曲廊悠然传来。一般的女妓也以能串戏为韵事,据明张岱《陶庵梦忆》,能戏的名妓就有杨元、杨能、顾眉生、李十、董白等。明末清初余怀《板桥杂记》记有嘉兴姚壮若其人,用十二楼船泊于秦淮,招四方应试名士百余人,每船邀名妓四人、梨园一部,灯火笙歌,被传为一时之盛事。由于南京的异常繁荣,许多著名的家班和职业戏班云集南京,陈维崧、吴绮在明亡后追忆明末南京演戏的实况时都说“金陵歌舞诸部甲天下”。当时,南京水西门有著名的梨园“淮清戏寓”,有名气的家班与职员戏班都会在那儿挂牌,前来定戏的人也多。冒辟疆等复社名士在崇祯十五年(1642年)为名伎董小宛洗尘,就用白金一斤,在“淮清戏寓”定阮大铖家班的《燕子笺》。据明侯朝宗《马伶传》,职业戏班“以技鸣者无虑数十辈,而其最著者二:曰兴化部,曰华林部”。据明叶绍袁《启祯纪闻录》,当清军进入南京时,降清的赵忻城约各“勋戚”临时就能唤集职业戏班十五班,进清营慰劳。估计,在太平兴盛时戏班总数在百班上下。
    南明弘光王朝在南京建立以后,内廷演戏几乎无日无夜。人说“弘光好伶人,与唐庄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