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次数:28966
 二、四方歌曲必宗吴门
 

以苏州为中心向周边地区及南北方流布

    这时期的昆腔已不再局限于“吴中”一带,它以苏州为中心向外扩展蔓延,经魏良辅、梁辰鱼等人改造过的昆山腔,在苏州地区已具备了较扎实的基础,曲家和平民很快地接受了新腔,流行地区必然要向周边蔓延,而且愈传愈远,在流传的过程中又会得到不断的加工和提高,虽然会略有变化,但更丰富了唱腔艺术。正如明王骥德《曲律》所说:“昆山之派,以太仓魏良辅为祖。今自苏州、太仓、松江,以及浙之杭、嘉、湖,声各小变,腔调略同。”这些地区原来就有海盐腔和昆山腔并茂的基础,所以接受新腔很快,由于地区不同,在苏州地区之外“声各小变,腔调略同”,也是很正常的事。明潘之恒《鸾啸小品》就说“无锡媚而繁,吴江柔而淆,上海劲而疏”,水磨调在周边地区的唱腔风格也会有所差异,而在流传到较远的江苏常州以北、浙江嘉兴以南地区后的腔,潘之恒称之为“逾淮之橘,入谷之莺”,更远的地区则变化会更大,因为它必然会受到该地的原有声腔和方音的影响。
    尽管如此,昆腔新声在流传之中影响越来越大,万历中期,士大夫蓄家乐成风,在无锡、常熟、松江、上海等地竞演昆腔,而且也出现了职业戏班流走江湖、传播昆腔新声的新局面。如明冯梦祯《快雪堂日记》所记,在万历三十年(1602年)就有“吴徽州班”在安徽曾演出《玉合记》、《义侠记》,“旦张三者新自粤中回,绝伎也”。这就是说在安徽和广东已都有昆腔演出。湖南地处昆曲南传广东和西南去广西、云南的要冲,万历中期昆腔即传播到此,其时,龙膺中年回湖南武陵家居时,作《诗谑》,有诗云“腔按昆山磨颡管,传批《水浒》秃毫尖”,他在家中不仅演过许自昌的《水浒记》,还曾演出自己的作品《金门记》。据明顾起元《客座赘语》记载,在万历以前南京的公侯与缙绅及富家,平时在宴会、小集时,多用散乐,或三四人,或多人,唱大套北曲;若逢喜庆节日,则演北曲杂剧,即唱演北曲四大套。万历以后,受昆腔新声的影响,不演北曲,而尽演唱“清柔而婉折”的南曲昆腔了。昆腔在被称为“南都”的南京发展很快,而且职业戏班的竞演也非常热闹。这时,南京和繁华的扬州成了昆腔演唱的另一个“中心”。
    在万历后期,昆腔就传到了北京,那里也“尽效南声”了。明王骥德《曲律》说:“入我明……始犹南北画地相角,迩年以来,燕赵之歌童舞女,咸弃其捍拨,尽效南声,而北词几废。”所谓“南声”,即指“吴中”的昆腔。在北京的官宦之家和宫廷都有了昆腔的演唱。
    据明袁中郎《游居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