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次数:3300
 孔府家班
 

    山东曲阜孔府的家乐早已有之,而自清代康、乾以来,孔府为了接驾,长期办有昆班。在清朝各代衍圣公中,要算第七十三代衍圣公孔庆镕最嗜好昆曲,他办的孔府昆班最有特色。孔庆镕字陶甫,精于诗文书画,富有才学,卒于道光二十一年(1841)。在其所著《铁山园诗稿》中,具体反映了家班演出昆戏的情况。他看了《玉簪记》写的《戏后和韵》诗中说:“含桃每见常抛掷,怪底潘郎易动情。”看了《浣纱记》写的《同人观剧席上得句》诗中说:“歌非越女情终好,酒被吴娃劝不休;依旧笙箫行乐地,华筵重设动人愁!”

    推考孔府专办昆班,实始于明代天启崇祯年间第六十五代衍圣公孔荫植之手,他从苏州聘来昆曲伶工,办了两个昆班,一个称为大戏房,是成人班;一个称为小戏房,是少年班(小昆班)。自清代顺治、康熙、雍正、乾隆至民国初年,孔府先后有瑞庆、裕祥、长庆、华庆等三十多个戏班。曲阜师范大学徐振贵教授为了撰著《孔尚任评传》,曾查考了《孔府档案资料选编》,有关孔府昆班的演员和剧目没有留下具体的记载,却见到康熙十八年(1679)十月二日至三十日的账单上,写明了大小两个戏房开销了四百九十多两银子,用途是“生、旦、外、吹歌、教习的工食银”。而小戏房自八月初一至十月二十五日,在不到九十天的时日中,共吃肉二百二十一斤半。可见孔府昆班的人数之多和开销之大。这是六十七代衍圣公孔毓圻的时代,也正是孔尚任三十二岁那年的事。由于孔府昆班极盛,所以涌现了《桃花扇》作者孔尚任这样杰出的戏曲大家。

    孔府昆班至道光二十一年(1841)孔庆镕逝世而衰歇。嗣后因徽调、皮黄等花部乱弹腔勃兴,孔府戏班变昆班而为皮黄班。七十五代衍圣公孔祥珂时期,孔府专设京戏班,但孔祥珂本人还喜听昆曲,常嘱京伶为他清唱昆曲。到了民国年间,七十六代衍圣公孔令贻在孔府内办了两个戏班,一个是京戏班,一个是山东梆子班。孔府中上演的京戏剧目很多,但就是不能演《打严嵩》和《打金枝》,因为严嵩的孙女嫁给了六十四代衍圣公孔尚贤,乾隆皇帝的女儿嫁给了七十二代衍圣公孔宪培,所以那两个剧目成了孔府内定的禁戏。而京戏班中有些京昆剧目,则仍然不时露演在孔府中。1936年12月16日,孔令贻之子孔德成和孙琪芳在孔府举行隆重的新婚大典时,还特邀山东剧院在“奉祀官府”的戏台上演出了昆剧。(俞为民,吴新雷)